职业教育的核心是职业还是教育

日期:2021年9月22日

徐州非凡信息科技专用从事AI智能模拟导游,作为小编为大家分享下:

第一,什么是职业教育?在职业教育圈,有一个基本共识,那就是,职业教育,就是教育部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、职业教育处管理范围内的有关院校,劳动部门或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管理范围内的的技工院校,一般也称作职业教育院校。职业教育,狭义上,就是这些职业教育院校。

第二,广义的职业教育范围要大得多,所谓职业教育,注重知识的外在价值即其实用性,课程注重操作和技术层面。与职业教育相对应的是自由教育,注重提升人的内在价值,课程以原理型和普遍性的基础学科为主。自由教育的价值取向体现为个人本位,而职业教育的价值取向更多体现为社会本位或国家本位。职业教育从根本上动摇了自由教育只为少数有闲阶级服务的观念,主要指向更面向实际,适应具体职业,主要目的是使学生获得从事某职业、行业或某类职业、行业所需的实际技能和知识。(参见李海萍、上官剑《自由教育、职业教育与通识教育》)

第三,职业教育由“职业”和“教育”两个词组成,这两个词,到底是职业是关键词,还是教育是关键词,确实见仁见智。很有趣的是,在教育部和人社部这两个不同管理部门的价值导向上,体现了非常分明的不同立场,人社部对职业教育,更关注职业二字,而教育部则更关注教育二字。立场决定观点,屁股决定脑袋,对职业教育这个词的不同理解,决定了不同部门关注的不同重点,教育部门更为关注职业教育对人的培养,人社部门更为关注职业教育对人力资源的贡献。

第四,如何辨认职业院校?只需从校名上就可以分辨,凡是校名上有职业、技术、技师、技工、中专字样的院校,基本上不会不是职业院校,如果校名分辨不出,则看其层次,凡是中等职业、中等专业层次的学校,一般都是职业学校。

第五,高职高专院校到底是不是职业院校?从校名看,从层次看,目前社会基本上认为它们是职业院校。这些院校自身普遍希望自己不是职业院校,每年的教育年报都把高职高专的情况放在高等教育版块介绍,职业教育版块一般只介绍中等职业教育学校和技工教育学校。对于高等职业院校的管理,具有不确定性,在一些省份的教育部门,一度时间归口高等教育处管理,也曾归口职业教育处管理,高职院校都希望自己能归口高教处,而不是职教处。

第六,微信公众号“天赋一饼”发了“我是黛西”的《“双减”对标德国?扒一扒隐藏的真相》,文章认为,中国教育体系本身就源于德国;德国重视教育,中国重视高等教育;德国职业教育体系非常成熟完善,政府对职业教育的支持力度,绝不亚于对高等教育的推进;在德国,职业教育是一种选择,而且是一种还不错的选择,并不是被挤下独木桥后迫不得已的认命;高等教育并不高人一等,德国的税收和薪酬制度决定了,无论你上不上大学,当白领还是当蓝领,收入差距不会特别大;任何阶层的人,都可以靠劳动过上体面的生活,靠自己的专业技能吃饭,在社会上不会被歧视。天赋一饼这篇文章,看起来是比较客观的,写作心态也比较平和,从一个侧面介绍了德国职业教育的情况。

第七,李厚辰在“有理想”微信公众号发表了《50%的年轻人要承担的残酷,就是全社会的残酷》,文章标题显然是耸人听闻的,内容倒也言之成理。文章提出的问题很尖锐,“职业教育可以解决'用工荒'吗?”“用工荒确实存在吗?”“职业教育可以快速输送人才到劳动密集型行业吗?”“职业教育培养大国工匠吗?”在此基础上,文章认为,“重普抑职”不是思想障碍,是有社会实质的驱使;因此,在中考和高考的基本制度设计的残酷性不变甚至加剧的前提下,对于之前环节的松绑和人性化,到底是一种温情,还是加剧了残酷,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。这篇文章的最大价值在于提出了一系列打破常识的问题,特别是把用工荒与职业教育联系起来考察,把职业教育与大国工匠是否有必然联系提出来,让人警觉。

第八,职业院校如何争取政府支持?这个问题其实很好笑,公办职业院校本来就是政府投资办的,政府当然支持。而现实情况却并不好笑,广东省对职业院校的重视和支持已经超乎人们的想象,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年度预算据说已经超过20亿元,深圳技师学院的领导在愁那么多钱怎么花出去;另一些地方的职业院校,则努力贴近地方政府的产业链办学服务,把解决当地企业的用工荒作为服务地方的重要内容。有远见的地方政府都非常重视职业教育,总是把职业教育放在教育当中更突出的位置,因为他们知道,只有职业教育,才能为本地留住人才,提供最为丰富的人力资源。

第九,好的职业院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职业院校千差万别,评价标准当然也不能唯一,还是应该用自己的尺子量自己。过去一段时间,社会和政府把职业院校的规模当成最核心的指标,似乎在校生数量越大,这所学校办得越好,从很多职业院校对自身学生数量的自豪上可以看出来,也可以从教育和人社这两个部门的态度看出来,这几年国务院提出高职扩招一百万两百万这个目标任务,更进一步印证了学生数量这一指标对于职业院校评价的重要性。再一个重要指标则是“国家示范性高职院校”、“中国特色高水平高等职业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”“省重点技师学院”等名号,获得这些名号,显然就是社会公认的好职业院校了。真正好的职业院校,其实是靠群众口碑的,凡是家长认可、学生追捧的,一定是好的职业院校。

第十,职业技能大赛得奖能说明职业院校办学水平高吗?一般意义上来说,得奖层次越高获奖人数越多,越说明该职业院校办学水平高。如果学校把竞赛得奖作为办学主要方向,则是不可取的。技能大赛获奖选手是职业院校技能人才培养成效的显性要素,如果获奖选手不去生产一线,而因得大奖而获得留校资格和授予高级技术职务,则失去了职业教育和技能大赛的本来意义,这一现象似乎正在蔓延。必须特别警惕职业教育技能培养锦标化倾向。

第十一,职业教育这个词是不可分割,偏重职业和偏重教育都是不可取的。与其说是职业教育,不如说是类型教育。为知识培养和追求真理的教育,是普通教育或自由教育,为职业岗位需求和个体就业需要的教育,则是类型教育或职业教育,如教师教育、医师教育、工程师教育、技师教育、律师教育、园艺师教育、造价师教育等等。职业教育的具体办学者,不能因政府管理部门的行政划分,就把自己的学校限定在某种类型当中来办学育人,尤其不能因部门管理需要而被设定为职业院校后,就偏重于学生技能培养,而忽视对学生成人与全人教育。


科教融通 产教融合 托起创新人才高地 ——武汉工程大学电子信息与自动化类创新型人才培养模式探路
高技能人才短缺:大龄职工“不适应” 、年轻人不愿干

请填写试用申请!

非凡 0516-83991669 非凡科技 非凡科技公众号
徐州非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地址:江苏省徐州矿大软件园C2A-513室
Copyright ©2016-2019   苏ICP备16035667号-1
在线客服
售前
公众号
0516-83991669